從前從前在一個美麗的森林裡住著一家五口的----------豬。

豬爸爸─櫻井 翔
豬媽媽─大野 智
豬大哥─相葉雅紀
豬二哥─二宮和也
豬小弟─松本 潤

這天───

豬媽媽智語重心長的對著家裡的三個孩子說道:「孩子們阿!你們也都長大了,不該繼續窩在媽媽(筋)的身邊了。所以,我給你們一個禮拜的時間,你們好好的去看地點自己做房子吧。一個禮拜後你們就通通都給我搬出去住!!」

豬大哥雅紀聽到了智媽媽說完以後整個很開心「太好了,這樣子我做實驗的話就不會被念了,我要做什麼就做什麼,真好~~」

豬二哥和也則是懶懶的臥在沙發上,眼睛緊黏著NDS,語調卻是上揚的問:「喔!那媽就不會管我們囉?這樣我就可以不用在房間點蠟燭偷偷的玩NDS了~」

豬小弟潤則是很擔心的問媽媽:「媽媽,真的嗎?爸爸常常不在家,如果我們搬出去了只剩你一個人,這樣會不會不安全!?我記得我們這個森林裡還住著一隻大野狼呢。」

智 媽媽慈愛的看著自己最小的孩子,心裡惡狠狠的想著(該死的櫻井翔,你忘了你家最小的這隻很聰明嗎?!),轉念又說道:「小潤阿,放心吧,媽媽在這個森林裡 住這麼久了,也知道要怎麼保證自己的安全。倒是你們,有沒有什麼好的想法?自己一個人在外邊住除了安全以外要考慮到的事情很多喔。」

「媽媽,你放心啦,我可是號稱科學怪豬的相葉雅紀!蓋房子這件事情難不倒我的。倒是要蓋什麼房子這件事情讓我比較困擾......讓我想想阿.........」

「哼,你哪還需要想,大哥你三不五時的就在炸房間,你還是選個比較容易自我逃生的房子比較安全吧~」這是一直以來都很毒蛇的和也豬。

「對耶!!那我來想想看什麼樣的房子」

「小潤那你呢?」雖然看似關心著自家的老么,不過和也豬的視線仍舊黏在NDS上。

「NI~ 我也不知道耶,不過應該是會蓋一個非常堅固的房子吧,畢竟安全比較重要阿。」雖然這麼說著的松潤小豬,但總是覺得哪里怪怪的。
 
 
 








一個禮拜過後。
  
雅紀豬開心愉快的在他新建好的家繼續著詭異又奇怪的實驗。

正當雅紀豬把一個由鏡子做成的衣服往身上穿的時候,他聽到了罕見的敲門聲。(由此可見,雅紀豬的家人們對於他的笨蛋實驗是十分沒有興趣的,所以都沒有豬要來拜訪他XD→本句誤。)

咚咚咚。咚咚咚。

「誰阿?」

門外的人聽到了詢問聲後雖然停止了敲門的動作,卻也不發出任何的聲音。

而我們天然依舊雅紀豬也沒有意識到有哪裡不對竟,繼續大聲的對外面的人喊到「門沒有鎖,自己開門進來!阿阿阿阿阿阿,等一下,我在做實驗,等我數到三後你在開門好了。」

「一」

「二」

「三」

...
...
...

正當我們的雅紀豬要開口詢問外面的人怎麼不開門的時候,一陣大風,把他的房子給整個吹垮了。

而整個豬躲(?)在鏡子衣裡的雅紀慶幸的想著[好險我有聽和也弟弟的話,所以用了稻草來蓋房子,果真,現在出事了我也不會被房子壓死~~~]

沉靜在自己的世界中的雅紀豬沒有發現他的房子是怎麼被破壞的,而雅紀豬也因為自己這次的笨蛋實驗──隱形裝,而躲過了一劫。

等雅紀豬回過神來,才熊熊想起,沒房子他今天晚上要睡哪裡!!!!?

於是乎,我們可愛的雅紀豬豬穿著他笨重的鏡子衣,噢,應該說隱形衣,往他的弟弟──和也豬的家的方向前進。
  
  
   
和也豬的家。

當雅紀豬好不容易讓和也豬的視線離開他可愛的小冰藍時已經是接近睡覺時間了。

在寒冷的冬天裡癡癡的等著和也豬來幫他開門的雅紀豬華麗麗的感冒了~

只見和也豬心不甘情不願的拆下了房子的一部分拿來當柴燒......................................

「你的房子被你炸掉了嗎?」眼睛死瞪著那個留著鼻涕眼睛紅通通的大哥邪惡的問道。

「一陣大風吹來就垮了。」淚汪汪的雙眼(是感冒)無辜的看著自己的弟弟,可憐兮兮的說著(內心OS:千萬不要把我趕出去QQ)。

[大哥到底是用什麼材料蓋房子的阿]陷入無語的和也豬看著突然發呆起來的雅紀豬毅然決然的說:「我們去小潤家吧!!」

「好阿~~」被和也豬突如其來的發言嚇到的雅紀豬很順勢的回答,然後又問:「為什麼?」

和也豬看著自己空一塊的牆壁,用自己可愛短小(喂)的漢堡手指著那處怒火衝燒的吼:「這樣我們晚上是要怎麼睡覺!!!」

於是乎,和也豬強迫自家哥哥把那詭異的衣服脫掉,兩人手牽手(?)的往小弟家的方向走去。





而在這個夜黑風高的夜裏,又一棟房子消失了。












松潤小豬家。

身為森林裡的小豬一家的老么,松本小豬無奈的看著兩位哥哥......

「你們......」

「不是我,你問你大哥去,哼!」被冷風吹到頭痛的和也豬現在只想快點睡覺。

「算了,你們兩快點去洗個澡吧,天這麼冷,如果身體真的不舒服洗完澡我再拿藥給你們吃吧。」

蹦蹦跳跳看不出生病的雅紀豬大哥一邊說一邊脫「我先去!我已經在和也家外面吹了一下午的風了」的往浴室跑去。

松潤小豬的手貼上了哥哥的額頭「KAZU你有點發燒耶!」

「沒事,睡一覺就好了!」

「可是......這樣不太好吧?我房間還有一間浴室,我剛剛放水放好了,你先去洗澡。」擔心的看著自家二哥,想到以前二哥總是很健勇,但是只要一生病起來就會很嚴重,正想著要不要打電話給智媽媽讓他來看看。

「嘖,不用打給老媽,都搬出來住了就別讓他太擔心了。如果你真的擔心我怎樣,就陪我一起洗吧。」說完還挑起眉疑似挑釁的看著自家小弟。

只見松潤小豬原本白皙的臉整個脹紅「我才不要,我已經長大了~哼~水已經放好了,你自己進去洗。」說完轉身就往廚房走去。




**************我是洗澡和煮東西的分隔線****************




煮完薑茶的松潤小豬,手拿著兩杯熱騰騰的薑茶,才準備開口東西就被拿走了。

「嗚~洗完澡喝薑茶好舒服。」雅紀豬雙手捧著熱騰騰的薑茶幸福的差點沒在地上打滾。

踢了踢席地而坐的哥哥,小豬不滿意的問:「喝就喝幹麻兩杯都拿走。」指著被放在地上的另一杯薑茶,語氣十分不悅。

「原來不是兩杯都給我的阿,你二哥呢?」

「在我房間的浴室裡,他有點發燒了,所以趕他去洗澡了。」

「好吧,那我先去睡覺了~你家的客房呢?」洗完熱騰騰的澡和喝了會讓身體暖活的薑茶,雅紀豬整個覺得昏昏欲睡了。

「左手邊的書房有床,你睡那裡吧。我去看看二哥,總有點不放心他。」說完便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扣扣。

扣扣。

沒有人回應!!!?

「KAZU?不會在裡面暈倒了吧?!」

才要伸手把浴室的門打開就聽到「......沒事,剛剛有點睡著,我醒了。等等就出去了。」

聽到了自家二哥的聲音後終於放心的小潤小豬對著浴室說:「我在門口的矮几上放了杯薑茶,等等記得要喝唷。我先去外面倉庫拿柴進來。」






不到五分鐘

「碰!」



松本小豬從屋外衝進屋內,拍著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氣著。

剛從浴室出來的和也豬,不解的望著自家小弟:「怎麼了?是看到狼嗎?」

氣息不穩的松本小豬雖然說不出話來卻死命的點頭。

「...有...呼呼...有...呼...狼來了!!!」

「來,冷靜點,慢慢深呼吸。」和也豬皺著眉頭,一邊平撫小潤豬的背,讓他緩過氣來。「你說,外面有狼?」

「嗯嗯,剛剛我要去外面拿柴,看到一個影子鬼鬼祟祟的在那邊,仔細看了一下,好像是一隻狼。他的外表跟翔爸爸描述的一樣!」

「恩,你大哥呢?」

「呃,他睡著了。」

「好吧,那我們也睡覺吧。」

「疑??」

「放心吧,如果現在是在你大哥家或是我家,我可能會比較擔心。現在是在你這個磚頭造的屋子裡,只要門窗安全不會被破壞的話,我想狼應該是無法進到你家裡面的。既然如此,我們也不用擔心了,先睡覺吧。」說完拍拍小潤豬的頭,然後把人拉近房間。

上床。關燈。睡覺。

就這樣子,小豬們平安的度過了驚心膽顫的一夜(?)。



隔天

「小潤~~~我餓了~~~」雅紀豬七早八早的從被窩中爬出來大聲的喊著。

(感情你是來蹭飯的)這是小潤豬心中的OS。「大哥,你先去外面倉庫拿乾柴,等等我再來做早餐。」

「好,要拿多少阿?」

「適量就好,只是煮早餐而已,不用太多。我先叫二哥起來。」說完搖著身邊熟睡的豬「NI,起來了。」說完還探了探和也豬的額頭「呼,好險沒發燒了。(搖) NINO,起床了,已經早上了。」

「好,別搖了,我等等就起來。」

「嗯,我先去做早餐。」
  
  
  
另一方面,出去拿柴的雅紀豬
   
「柴♬ 煮飯要用柴♬ 拉拉拉♬ 」因為要吃早餐而心情愉快的雅紀豬,唱著自編的奇怪撿柴歌,蹦蹦跳跳的挑選著木柴。



「好痛!小潤怎麼這麼沒良心的把這麼大的木柴丟在路中央。」走路沒再看路了雅紀豬揉著自己的膝蓋踢了踢路上深褐色的"木頭"嘟囔著。

「唔。」

「什麼聲音?」

「.........救..............命。」十分虛弱的聲音。

「這個聲音好耳熟~不過到底哪來的?」

「...我......在...下..........面。」

「木頭會講話!!!這比我的實驗成功還令人驚喜耶~」低頭看到那塊褐色的東西,可愛的雅紀豬開心的大吼著。


「大哥~~~~你好了沒?」在家裡等柴等到不耐煩的小潤豬只好出來看看自家大哥到底在做什麼。

「小潤,你快看,木頭會講話耶~」

「大哥,你傻了阿,這是大野狼拉!」說完拿了雅紀豬手上的柴,戳了戳趴臥在地上的大野狼先生。

「....不,我不是......小潤....救.....命..................」

「這個聲音?!是翔爸爸!!!」

大野狼,噢,是翔爸爸,終於,欣慰的笑了。「對...是我...小潤.......快扶我回家吧QQ」





一陣兵荒馬亂之後.....

「我還想說你昨晚怎麼沒回家。」豬媽媽智醬在自己小兒子家裡鄙視的看著自己重病的老公。

重病且撒啞到不行躺在床上等安慰等不到的豬爸爸翔非常非常委屈「我...我...我這不是為了孩子嘛!」

聽到這裡,我們可愛又美麗的小豬潤,十分不解的開口:「翔爸爸不是豬嗎?他為什麼變成了大野狼了!!!?」

只見我們一樣美麗漂亮的智媽媽用非常非常非常鄙視的聲音道:「因為阿,你們的爸怕你們被‧大‧野‧狼‧吃‧掉,為了讓你們有危‧機‧意‧識,所以老‧身‧親‧自‧假‧扮成大野狼,想讓你們有所警惕呢~」說完也完全不理會可憐兮兮的老公,轉身就到廚房去了:「你們還沒吃飯吧!我煮稀飯給你們吃吧。」

原來阿,這座森林是沒有大野狼的。但是我們疼愛孩子但又愛煩惱的豬爸爸翔君為了怕哪天搬來了一隻大野狼做鄰居,自家的小孩不知道危險,才跟親親愛人串通。

所以這才有了故事一開始──自己搬出去住──的事件發生。

但其實,豬媽媽智醬是很不以為意的,因為他從小到大還沒聽過大野狼這名詞,也不曉得他是個怎樣的生物,若不是自家老公一邊誇張的解釋、一邊拿教科書出來嚇他,他還真不想配合他。


「サトシ……QQ」

一直在旁邊玩自己最愛的小冰藍的和也豬,受不暸老爸傳來的陣陣哀怨氣息,瞪了一眼老爸以後,推了一下老哥。

「智媽媽是煮稀飯給你吃的拉。老爸你除了吃稀飯現在還能吃什麼。」接收到弟弟的暗示,乖乖的把答案告訴自家快變成怨靈老爸。



於是,森林小豬一家因為解開了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問題。又繼續的開心的一家人住在一起囉~~~

真是可喜可賀,可口可樂~~~~~



END。

 

 

 

MA~故事已經完結了,雖然我有豬(諸)多的不滿....
因為昨天論壇給我短暫的掛掉
害我原本修潤的文不見了(我自首我是直接在論壇編輯更新的ㄒ^ㄒ)
於是只好丟沒修潤過的版本上來,BC我已經沒有多餘的腦細胞了QQ
  
   
這裡不是首發,文章內容也不完全(笑)
想看完整版,麻煩移駕到BLOG右邊的論壇連結--CP‧ARASHI唷~^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茶茶♥ 的頭像
茶茶♥

茶茶の潤美人的後攻三千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